Créer mon blog M'identifier

圖書館棄嬰案 官斥被告「十歲細路」

Le 8 juin 2017, 08:53 dans Humeurs 0

【本報訊】中年女保安員在圖書館逗留期間,涉嫌把僅兩周大的稚兒交託館內一名十歲女童看管,自己則出外與朋友午膳,事後被控一項遺棄兒童罪。她不認罪,案件原定昨日在西九龍法院開審;惟被告沒有律師代表抗辯,已令裁判官大感勞氣,質疑被告不明白控罪的嚴重性;再者,被告又對無律師一事解釋得「不清不楚」,裁判官感到與被告難以溝通,更直言需要「當你(被告)係十歲細路咁同你講」。裁判官最終批準案件押後至七月五日才開審,期間以讓被告找當值律師協助。

被告關燕儀

四十二歲被告關燕儀,被控去年十一月十九日將其初生男嬰遺留在旺角花園街公共圖書館內。案件昨日開庭時,女裁判官張天雁發現被告並無律師代表抗辯,要她解釋原因。被告表示有法院職員「叫我唔使見律師」,張官聞言後甚為勞氣,直指其解釋無稽;再問被告是否想認罪才不需要律師,被告強調「我無故意遺棄佢」,又指稱當時已吩咐現場一名小童,叫其媽媽「睇住」嬰孩,該小童也答應。

質疑表達能力差難溝通

張官向被告直指案情嚴重,一旦罪成可以判監,故一度將案押後,讓被告再找當值律師商討抗辯,惟再開庭時,被告仍未能清楚表達是否需要律師協助。官質疑被告是否表達能力欠佳,才不明白控罪的嚴重性,故問她是否經常有人不明白她的說話,被告則表示從來沒有。張官聞言不禁表示「四十幾年都無?唔知係咪我嘅問題,但我真係唔明你講乜!」官遂表示要把被告「當做十歲細路」般提醒:「填充題:控罪嚴重,罪成可以咩呀?兩個字!」被告初時未能回答,猶豫片刻後低聲回答「坐監」後,終了結一場對話。

案件編號:WKCC 589/2017

原文地址: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0608/00176_051.html

家的味道

Le 8 juin 2017, 08:52 dans Humeurs 0

順手翻開《目送》,擺在眼前的是一章《回家》。

尋出兩年前的筆記本,找到幾張空白頁,萎坐在床頭,後背靠著的是四年前粘滿牆的綠色壁紙……

回家。已經是二十多歲的人了,還戀戀著那個永遠被叫做家的地方。一座房子、一床被褥、一個書架、幾盞明燈……若是隻有這些,似乎家就隨意在何處,而我們心中的家,恐怕遠遠深邃於此,或許她從不局限這些熟悉的舊物件……

十多天前開始口腔發炎,幾天簡單的醞釀,終於身體發燒。

姐姐的藥片與熱水,卻沒能抵過。幾個小時車程,直奔家的方向。

爸爸親自開車來接我,他一邊開車一邊問:“發燒多少度?”

蜷縮在後麵:“39度,昨晚都退了,今早起來又燒了。”

仍舊向前看:“給宋大夫打電話。”

依舊蜷縮:“啊。你腰疼好點了嗎?”

“幹活哪有心思想著腰還疼不疼啊”

揚塵、駛過。

老宋大夫60多歲,頭發依稀花白,和兒子小宋都是鄉村醫生,還騎著摩托車奔走鄉間。

條已經發黑了的止血帶,束在手腕上,攥拳,血管微微鼓起。他用酒精棉擦拭,左手握緊我的手,右手小心地將尖尖的針頭紮進手背的血管,有紅色回流到輸液管中,他從容固定、放開止血帶。

滴答、滴答。

酸痛的四肢任意地仍在那裏,半睜不睜的雙眼有心無力地數著滴下的葡萄糖藥水。

家人都在忙,晚飯,爺爺關問我是否好些。

夜裏,臨睡前,再次無力,精神不振,全身發冷。打了電話,小宋大夫又來給打針。

夜已深,萬家燈火已滅,疲憊的父母也已睡去。

午夜零點,仍在打針。神經衰弱的奶奶挪動著遲緩的腳步,推開房門。抬頭觀望,好一陣才說出:“別睡著了啊!”聲音微弱。

“啊,你回去睡覺吧奶,我自己看著呢。”

第二天母親說,昨晚困得睡著了,沒照顧你。

“沒關係的媽,我不困。”

退燒時全身都在出汗,濕了被褥,從額頭滴下,潤在枕巾上。

又是重複著發燒退燒。

第三天,快90歲的太姥來到窗前,打開窗子,指著我順道:“都瘦成啥樣了!你可多多吃點吧!”我微笑:“感冒”

……

又是重複著發燒退燒。

母親帶我去醫院,排隊、掛號、采血、等待。

有七八歲的小姑娘因為瘦小,抽了兩針血,委屈地哭。她父母在安慰。“偷著樂吧!你花了一針的錢,醫院給你抽兩針,你看我們都一人一針。”

她父母在笑,她給了我一個白眼。回過頭,母親也在笑。

大姨來醫院看我,支愣著一條右腿,一瘸一拐地下了車,一手拎著水果,另一隻手奮力地前後擺動,同時講頭偏向一邊,曳著有過馬路。

從遠處,額前的白發更多了,媽媽說:“挺好的一個人,瘸了。”她心疼她剛剛病愈的姐姐。

……

第五天,仍舊發燒。

晨曦初透,姥姥帶來了一瓶罐頭,兩支冰激淩。中午又打來電話,叫我去吃手擀麵條。

……

第七天,略有好轉,不再發燒。

幾天虛弱,幾天疲憊。

可我在想:家是什麽?

回了家養病,有家人關心照顧,有親戚朋友問候,待身體恢複後,再次離去。

她給予我們無數細微的關懷嗬護,她安撫受傷的心靈,她讓我們永遠知道,在世界這個角落才最最溫暖、舒適。

他們說父母是什麽?他們說什麽是愛?

無時無刻不在捫心自問,讓人負債於這稱為家的組成體。

或許,這份債還有另外一個更好聽的名字——愛。

原文地址:https://www.lookmw.cn/qinqing/112706.html

淺相識的前塵往事

Le 21 mars 2017, 06:00 dans Humeurs 0

 夜深人靜,打開音樂,一遍遍聽著《梔子花開》,心頭千頭萬緒,千言萬語的輕輕絮語無處訴說。想起那年,那事,那一場與你淺相遇,淺相識的前塵往事……

   梔子花開,想起曾經,害羞的你,清新的你,難舍的你,更想起你純純的笑,純純的眼神,純純的發香,純純的倩影,就像梔子花開,如此可愛,如此you beauty 做 facial潔白,如此清香。

   梔子花開呀開,像晶瑩的浪花盛開在我的心海!梔子花開呀開,純純的喜歡,純純的愛,日日夜夜灌溉了我淡淡的青春!梔子花開呀開,純純的你,純純的清香,一直縈繞在我的腦海!

   明朗淺夏,正是梔子花,正在盛開,一簇,一簇,素淡 的白,蔥翠的綠,唯美了整個淺夏。

  梔子花開,相遇很美,美到極致,終是無言。心中那抹情懷,唯有心知。淺夏的風很暖,很柔,猶如思念,在季節轉角處,將你守望。念一個人,散淡了清淺的歲月,曼妙了如梭的光陰,若你懂得,請你輕輕收藏。

   就像雪小禪所說:“於千you beauty 陷阱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中,時間無涯的荒野裏,沒有早一步,也沒有遲一步,只是恰好遇到,便是生命中最美的緣!就像你,我,於千萬人之中,只需懂得,只需牽念,只需一眼,便是最美的遇見,自此傾心,永遠淪陷,在這淺夏裏,淺相知,淺相遇。

   如果沒有遇見你,我就不會知道,有一種遇見,一見傾心,再見傾情,三見傾城!如果沒有遇見你,我就不會知道,有一種遇見,春暖花開,燦爛如你,芬芳如你!如果沒有遇見你,我就不會知道,有一種思念很美很美,美到落淚!如果沒有遇見你,我就不會知道,有一種遇見,情深似海,愛如潮水!如果我沒有遇見你,我就不會知道,有一種情感,痛著流淚,笑著思念,碎碎念,念碎碎,如癡如醉!

   遇見很美,美到落淚;花開很美,美到落淚;思念很美,美到落淚;緣分很美,美到落淚!

   每一個晨曦,我都要自己想你多一些,這樣我就會牽掛你多一些。每一個夜晚,我都要自己念你多一些,這樣我就會眷戀你多一些!每一個晨曦和黑夜我都要為你真誠祝福多一點,為你虔誠祈禱多一些,這樣你就會健康快樂多一些!你是我的朝思暮想,你是我的魂牽夢縈!

   每一天每一天都因你的存在而不平凡!每過一天我就會愛你多一些!每過一天我就對你眷戀多一些!每一個平凡的日子,因你而變得盪氣迴腸!想你很美很美,每一個日子因你而蕩漾著一層層幸福的漣漪!平淡的生活因你而泛起一朵朵快樂的浪花!

   只願一生跟你走,只願一世愛你一個人!願與你彈奏一曲《莫失莫忘》;願與你守候著一季花開天涯;願與你等待地老天荒;與你共賞藕池千朵,傾一世惆悵,you beauty 脫毛 好唔好眷一季憂傷,萬丈紅塵,世間離合,從此,不再問前世今生,不再管緣起緣滅的沉浮,自此,只願讓你那一葉心舟,只載春光不載愁!願用一生深情溫暖你的眉眼,願用一世癡纏與你深深眷戀……

   夜未央,情纏綿,心纏綿,聽著音樂,躺在床上,輕輕柔柔的音樂陪伴我輕輕走進記憶深處。思念,纏纏綿綿,記憶,深深淺淺淺。點一盞心燈,縈一懷柔情蜜意,靜靜的念,輕輕的眷,有幾許牽盼,含幾許浪漫!一滴淚花,一朵心花,一縷執念,一抹眷戀,誰攜一抹如幻如夢的思念,在一紙素箋上,深深淺淺纏纏綿綿相擁,相擁滄海桑田,相擁天地日月間!

Voir la su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