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éer mon blog M'identifier

高血壓患者頭痛少用止痛藥

Le 15 décembre 2017, 05:53 dans Humeurs 0

頭痛是高血壓患者常見症狀,多數會有持續性鈍痛或搏動性陣痛,一般發生在枕部和兩側太陽穴。有的患者在剛睡醒時,如果頻頻感到頭痛或頭痛十分厲害、同時感到噁心欲吐時,就應特別注意病情轉化,警惕突發事件。
誤區:高血壓會頭痛 頭痛不重時血壓肯定不高

部分高血壓患者在發病初期血壓的高低似乎和頭痛症狀有關,患者就把頭痛當成了高血壓的“預警信號”,而且認為頭痛了才吃降壓藥。
頭痛是一種症狀 並不是病
頭痛是指頭部任一位置的疼痛,其本身不是一種病,而是一種非常常見的臨床症狀。其實,高血壓因能引起顱內動脈痙攣影響腦內血供,從而出現頭痛,部分病人在發病初期頭痛程度與血壓增高程度有關,降低血壓可以減輕頭痛,但長期高血壓的病人由於已經適應了較高水準的血壓,雖然血壓很高,卻不一定有頭痛,相反,用藥物將這種病人的血壓降到正常人水準時,卻可能出現頭痛、頭漲、頭暈等症狀,因此,不能以有無頭痛或頭痛的輕重來衡量血壓的高低。
原發性高血壓即我們通常所說的高血壓病,主要臨床症狀是頭痛、頭暈和頭脹。這些症狀多與血壓成正比,特別是在血壓增高時,頭痛、頭脹症狀越發顯著。每到此時,有不少病人試圖借助一般止痛藥緩解頭痛。雖然應用止痛藥可以緩解頭痛,也可減輕頭脹表現,但醫學專家勸告病人必須少用止痛藥來控制高血壓頭痛。其理由主要有三點:一是止痛藥雖有一定效果,但只能解一時之“痛”,不能持久發揮作用,也對高血壓的控制無益;二是有可能掩蓋病情。由於服用止痛藥暫時緩解了頭痛等症狀,使得病人疏於對血壓的檢測。有些病人並不知道頭痛是因血壓增高所致,出現症狀也就不會主動去測定血壓,因此有可能延誤病情,甚至導致高血壓危象。三是長期使用止痛藥可致藥物副作用增加。特別是高血壓病人多為老年人,對藥物的耐受性差,加之止痛藥多有明顯的消化道副作用,經常服用增加上消化道損傷、糜爛、潰瘍和出血的危險。

高血壓患者頭痛少用止痛藥
因此,當高血壓病人出現不明原因的頭痛、頭脹和頭暈時,應及時測定血壓。如果血壓增高所致頭痛等症狀,務必少用或不用一般止痛藥,而要積極控制血壓,隨著血壓下降或恢復正常,頭痛等症狀往往可自行消退。研究表明高血壓頭痛的發生機制是與腦動脈痙攣有關,降壓藥物促使腦動脈血管平滑肌鬆弛,緩解腦動脈痙攣,從而能夠改善腦供血並有效控制頭痛。專家建議,伴有顯著頭痛等症狀的高血壓病人,最好以尼莫地平作為基礎降壓藥物,與血管緊張素轉換酶抑制劑(ACEI)或B-受體拮抗劑構成聯合用藥,既可有效控制高血壓,又可有效防範頭痛等症狀。如果病人一時頭痛顯著,偶爾服用一、兩次止痛藥並無大礙,但決不可依賴止痛藥去治療高血壓頭痛。
此外,季節更替時天氣變化無常,高血壓患者的血壓往往隨著氣溫的變化而上下波動,從而導致頭痛的出現。由於人往往因為早醒而睡眠時間減少,睡眠不足可能引起精神緊張,導致緊張性頭痛。患者應注意頭痛的發病情況、部位、出現的時間、減輕或加重的因素,以便醫生快速地確定病因。
生活中,患者要保持樂觀開朗、心胸開闊,凡事想得開,放得下的心境。保證充足的睡眠和休息,適當參加體育鍛煉,如晨起公園做操、打太極拳、散步、慢跑。白天可練習書法或畫畫,祛除雜念,凝神靜氣;晚上可聽聽輕鬆優雅的輕音樂,有鎮靜作用。高血壓患者平時以低鹽飲食為宜;常飲茶水,如綠茶、茉莉花茶、菊花茶、苦丁茶等,但睡前忌飲茶。頭痛發作時,應注意休息,環境勿噪雜,慎用止痛藥物,局部可外擦風油精等。

 

魚頭湯蛋白質含量高

Le 8 juin 2017, 08:53 dans Humeurs 0

入秋以來,不少人按傳統養生習俗忙著“貼秋膘”。江蘇省人民醫院營養科李群主任的門診中接診到多位三高(即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患者和老年人詢問,能否食用魚頭湯進補。很多人誤以為魚頭湯味美無害營養豐富便經常食用,但從營養學角度來看,多數情況下,魚頭湯的營養價值也是有限的,而且對於糖尿病、高血壓、高血脂以及高膽固醇患者來說是不宜常喝的。不能時時刻刻陪在父母的身邊是為人子女的遺憾,那麼為父母找到好的居住場所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特別是身上患有疾病的長輩,在挑選老人院的時候要把醫護人員的專業性也考慮進去,只有照顧好了父母工作起來才會沒有後顧之憂。

誤解一:魚頭湯蛋白質含量高
真相:蛋白只占魚肉的2%左右,卻集中了魚肉中脂肪的40%
根據營養科李群主任介紹,人體健康所需要的營養不是一種元素,而是多種元素按比例的科學組合,並且應當因人而異。例如對於蛋白質,如果是蛋白質-能量營養不良的病人就需要高蛋白飲食,但對於慢性腎功能衰竭病人往往高蛋白是致命的。而葷湯(魚、肉湯)中除富含脂肪外,別的營養素都很缺乏。如:一碗魚湯裏溶解的蛋白只占魚肉的2%左右,卻集中了魚肉中脂肪的40%。
從營養價值上來說如果將鱅魚(又稱花鰱、胖頭魚、大頭魚等,天目湖砂鍋魚頭就是以這種魚頭為主料)去除水分後,魚頭中蛋白含量為49.0%遠低於魚肉中的87.5%;脂肪含量魚頭為14.9%,遠高於魚肉的3.1%。同樣的鰱魚(又稱白鰱、鰱子魚等)魚頭蛋白含量為53.6%,遠低於魚肉的83.2%;脂肪含量魚頭為11.4%,遠高於魚肉的2.8%。面對幻覺、幻聽、妄想等疑似精神病該如何有效預防、治療呢?友心情健康資訊電臺有幸邀請了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精神醫學專業醫生為大家講解日常疑似精神病即思覺失調的潛伏期如何正確對待預防,及早發現患者需向精神科醫生求助治療,心理醫生進行心理上及時疏導。

誤解二:乳白湯汁富含溶解的營養
真相:濃稠湯汁其實是“乳化脂肪”
魚頭湯“湯汁乳白、味濃醇厚,鮮美異常”,好多人便以為,白色的湯就是蛋白質、鈣等營養溶解在水裏,這其實是誤解。
這種乳白色、濃稠的湯汁形成過程其實是脂肪乳化過程。烹飪的經驗告訴我們,要想燉出乳白色湯必須選用富含蛋白質和脂肪的新鮮動物性原料並且在熬湯之前一定要油煎魚頭,然後大火熬煮,保持湯汁沸騰才行。在熬制過程中,烹調油中的脂肪及原料中的所含脂肪,肌肉組織中的一些水溶性蛋白質和骨骼中的卵磷脂溶出,肉皮中的膠原蛋白部分水解成了明膠分子,在鍋內湯汁不斷沸騰的情況下,脂肪組織被粉碎成了細小的微粒,而卵磷脂、明膠分子和一些具有乳化性的蛋白質起到了乳化劑的作用,形成了水包油的乳化液,這樣就使得湯汁濃白,最終成了奶湯。所以“奶湯”就是“乳化脂肪”,沒有脂肪的魚湯一般是不會呈現乳白色的。對於視網膜的傷害很大,就必須利用光 動力 療法(PDT)以及抗血管新生抑制劑(Anti-VEGF)來治療。而前者若反覆施作對視網膜仍可能有永久性傷害;後者安全性相對高,惟治療次數可能較多。

提醒:長期食用魚頭湯易熱量超標
對於饑餓的人來說葷湯是最具幸福感的食物,但對於需要科學攝入蛋白質、維生素、膳食纖維的老年人以及三高人群來說,常喝魚湯會導致脂肪攝入超標及能量超標,同時,魚湯的飽腹感會擠佔他本來該攝入的其他食物的胃容量,長期食用會影響膳食結構,造成營養失衡。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根據生物富積效應,魚頭因為富集了魚的血管恰恰是各種殘留的農藥和其他有毒化學物質的富集區。根據以往的調查數據,魚頭部的農藥殘留量和重金屬量有可能是魚肉所含的5-10倍。同時,魚頭中可能存在著大量的寄生蟲,燉魚頭湯時因為經長時間燉煮一般可以不考慮這個問題,但吃火鍋的時候要注意這一點。
所以,魚湯味美,偶爾喝喝無妨,但還是悠著點喝為好。

家的味道

Le 8 juin 2017, 08:52 dans Humeurs 0

順手翻開《目送》,擺在眼前的是一章《回家》。

尋出兩年前的筆記本,找到幾張空白頁,萎坐在床頭,後背靠著的是四年前粘滿牆的綠色壁紙……

回家。已經是二十多歲的人了,還戀戀著那個永遠被叫做家的地方。一座房子、一床被褥、一個書架、幾盞明燈……若是隻有這些,似乎家就隨意在何處,而我們心中的家,恐怕遠遠深邃於此,或許她從不局限這些熟悉的舊物件……

十多天前開始口腔發炎,幾天簡單的醞釀,終於身體發燒。

姐姐的藥片與熱水,卻沒能抵過。幾個小時車程,直奔家的方向。

爸爸親自開車來接我,他一邊開車一邊問:“發燒多少度?”

蜷縮在後麵:“39度,昨晚都退了,今早起來又燒了。”

仍舊向前看:“給宋大夫打電話。”

依舊蜷縮:“啊。你腰疼好點了嗎?”

“幹活哪有心思想著腰還疼不疼啊”

揚塵、駛過。

老宋大夫60多歲,頭發依稀花白,和兒子小宋都是鄉村醫生,還騎著摩托車奔走鄉間。

條已經發黑了的止血帶,束在手腕上,攥拳,血管微微鼓起。他用酒精棉擦拭,左手握緊我的手,右手小心地將尖尖的針頭紮進手背的血管,有紅色回流到輸液管中,他從容固定、放開止血帶。

滴答、滴答。

酸痛的四肢任意地仍在那裏,半睜不睜的雙眼有心無力地數著滴下的葡萄糖藥水。

家人都在忙,晚飯,爺爺關問我是否好些。

夜裏,臨睡前,再次無力,精神不振,全身發冷。打了電話,小宋大夫又來給打針。

夜已深,萬家燈火已滅,疲憊的父母也已睡去。

午夜零點,仍在打針。神經衰弱的奶奶挪動著遲緩的腳步,推開房門。抬頭觀望,好一陣才說出:“別睡著了啊!”聲音微弱。

“啊,你回去睡覺吧奶,我自己看著呢。”

第二天母親說,昨晚困得睡著了,沒照顧你。

“沒關係的媽,我不困。”

退燒時全身都在出汗,濕了被褥,從額頭滴下,潤在枕巾上。

又是重複著發燒退燒。

第三天,快90歲的太姥來到窗前,打開窗子,指著我順道:“都瘦成啥樣了!你可多多吃點吧!”我微笑:“感冒”

……

又是重複著發燒退燒。

母親帶我去醫院,排隊、掛號、采血、等待。

有七八歲的小姑娘因為瘦小,抽了兩針血,委屈地哭。她父母在安慰。“偷著樂吧!你花了一針的錢,醫院給你抽兩針,你看我們都一人一針。”

她父母在笑,她給了我一個白眼。回過頭,母親也在笑。

大姨來醫院看我,支愣著一條右腿,一瘸一拐地下了車,一手拎著水果,另一隻手奮力地前後擺動,同時講頭偏向一邊,曳著有過馬路。

從遠處,額前的白發更多了,媽媽說:“挺好的一個人,瘸了。”她心疼她剛剛病愈的姐姐。

……

第五天,仍舊發燒。

晨曦初透,姥姥帶來了一瓶罐頭,兩支冰激淩。中午又打來電話,叫我去吃手擀麵條。

……

第七天,略有好轉,不再發燒。

幾天虛弱,幾天疲憊。

可我在想:家是什麽?

回了家養病,有家人關心照顧,有親戚朋友問候,待身體恢複後,再次離去。

她給予我們無數細微的關懷嗬護,她安撫受傷的心靈,她讓我們永遠知道,在世界這個角落才最最溫暖、舒適。

他們說父母是什麽?他們說什麽是愛?

無時無刻不在捫心自問,讓人負債於這稱為家的組成體。

或許,這份債還有另外一個更好聽的名字——愛。

原文地址:https://www.lookmw.cn/qinqing/112706.html

Voir la suite ≫